多彩彩票-手机版

一定会如何了就算他看在自己的面儿上牛金不会

  不是说乐进就一定比两人厉害,曹操自然没有那个想法。只是他也知道,哪怕也听过吴懿还有黄权的名,可是想比之下,还是己方的文谦名声更大。“盛名之下无虚士”,自己自然是知道吴懿和黄权两人的本事不错,可己方乐进的本事也不是吹出来了,所以未必就一定不如两人。
 
    其实在曹操的想法中,这乐进是一对二,看着好像是他比较吃亏,而且吴懿和黄权都不是善茬,未必就能比得上人家。不过曹操确实也想过了,未必能比得上,不代表就一定不是两人的对手,毕竟如今可不是在城外单挑,乐进一对二。最后看谁武艺高。如今这攻关,看的就是谁能调动士卒拼死拼命的决心,不怕死往前冲,那么关能破不了?
 
    或者他们凉州军要是如此的话。比己方要更强,那么己方也就多日破不了这个天下雄关了。但是从如今的情况来看,曹操觉得,其实还不好说到底如何。
 
   
 
    城头的吴懿和黄权两人也不好在城头多交流多说什么,他们两人守城还忙不过来呢。[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求书 小说网www.Qiushu.cC]但是他们倒有些想法,那就是,兖州军还算没有白休息,至少这乐进带着兖州军士卒攻城,长进了一点儿。虽说己方也没退步,也是在状态上,不过他们兖州军倒是真长进了些,看来这曹孟德是给他们严令了?要不这几日的休息,取得了不错的成果?
 
    不过不管到底是因为什么,至少如今的兖州军。比之前还要难对付,所以吴懿和黄权两人,还真是不得不更加谨慎小心去对待。对他们来说,哪怕守御十日半月,让兖州军给占了关隘,这都不是不能接受。但要是因为自己两人的大意轻敌,让函谷关丢了的话,那么他们也原谅不了自己。
 
    就说对方这么日日在关下鏖战,时日久了,函谷关被破。两人都认了,真的。不过要因为自己两人大意中计什么的,他们肯定是不能原谅自己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虽说兖州军进步了不假,可乐进依旧是没有登关。还是被吴懿和黄权带着关上的凉州军士卒,给他打退了五次,最后曹操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只能是无奈让己方士卒鸣金,兖州军收兵了。
 
    这不收兵也不行,曹操是早就看出来了。这己方进步了不假,这乐进也是差点儿就登上关了也不假,可这让对方一次又一次逼退,这实在是让他脸面无光。如果说乐进哪怕能登上关头,他也不至于这么个想法。
 
    所以在曹操看来,行了,今日也就这样儿吧,反正是来日方长,之后还有机会,不是吗?因此,他当机立断,谁也没问谁,就直接让士卒鸣金了。
 
    对于,谁也没有意见,不过曹操这些手下也明白,就算有意见,那又能如何,这自己主公都已经收兵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临湘,牛金带着不甘退了回去,对他来说,破不破得了临湘,先放一边儿,可这如今都登不上城头,这个实在是他接受不了,这黄忠真就那么厉害?可是经过这几日的交战,他确实是不得不承认对方之强,但也不是强的离谱。
 
    回去看到了曹仁和鲁肃,曹仁一眼就看出来牛金的态度了。说实话,牛金在曹仁的手下也做了那么多年,所以曹仁还能不了解他了?
 
    因此曹仁此时是直接对他说道:“牛将军不必如此,来日方长,明日登不上城,后日也可,后日不行,大后日也可!”
 
    听自己将军都这么说了,牛金也不傻,知道自己将军的意思,所以他赶紧说道:“将军,我两日内,必上临湘城头!”
 
    这话别看他就这么一说,可曹仁、郭淮还有曹真他们心里清楚,就算鲁肃和张辽也都明白,
 
   
 
    对方的一句话,说起来已经不啻于是军令状了,而且还在己方和江东军面前立下的。当然话不用多说,谁都明白。
 
    曹仁也没多说,直接一摆手,便带着众人回去了。江东军士卒回他们自己的大营,不过鲁肃和张辽还是和曹仁一起进了他的中军大帐。他们心里清楚得很,这曹子孝是有话要对所有人说,因此,自己两人不可缺席!
 
    众人坐下后,曹仁对众人说道:“凉州军黄忠的本事,大家有目共睹,不是我长他人志气,对方的本事确实是不错,要不然我联军也不至于如此!”
 
    一听曹仁的话,众人确实是都点了点头,而他再次说道:“牛将军不必给自己太大压力,这两日内登上城头最好,这也算我军进步。不过即便不能如此,也不必太过逞强,一切以稳扎稳打为主!”
 
   
 
    牛金一听,他只能是应诺,“诺!”其实他也都明白,这倒不是自己将军不相信自己,实在是对手强大。别的不说,就看这几日来的情况,就说明问题了。当然己方弱吗,当然不是。可面对着临湘城内一万多守卒,面对着黄忠这样儿的大将,还是经验丰富的老将,这己方确实是处在下风啊,牛金都懂。
 
    鲁肃听了曹仁的话后,他是在心里一笑,心说这曹子孝倒是知道如今还得求稳,稳中求胜固然是可取,不过显然,这一时半刻,是绝对破不了这个临湘城的。这个原因很多,就是那个那个那个等等吧,反正这他曹子孝着急,自己其实也有点儿,不过快不了,急不来,只能是慢慢这么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 
    而且鲁肃的心里门儿清,这在临湘这儿的战事越不利,这就说明自己当初的决定越正确。在他看来,想来在曹仁的想法中,绝对会想起当初自己劝说他,不让他出兵临湘的事儿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如今来看,他曹子孝都知道,自己的想法没错了。这临湘是如此易守难攻,就算是之前人马还比如今多,可也未必就比这个时候,此时此刻占到更多的便宜。
 
    鲁肃的眼光不差,所以多少东西是他看不出来的呢。不过对于之前的事儿,他确实也是不准备提了,只有曹仁主动去提,自己就多说两句,要不自己不会再去说。毕竟他也知道,曹仁多少还是挺要面子的,所以这之前的事儿,他知道自己是正确的,他那倒是有些不对,所以他已经是觉得没有什么面子了。
 
    那么如此的话,自己也不至于如何如何,反正他曹仁认识到了,也就可以了。鲁肃不会去做那些他认为没有什么太大作用的事儿。如果是必须要做的,那么他是当仁不让,就比如说当初他力劝曹仁,不让他出兵临湘。最后差点儿没撕破脸儿,这是他认为必须要去做的。可是小人得志那些东西,显然不是鲁肃他想要的,所以自然不会去多说什么。
 
   
 
    还有一章(。)xh118
 
 
第六五六章 鏖战临湘再受阻
 
    之后曹仁是叮嘱了几句,主要当然还是对牛金说的,毕竟如今他才是带着联军攻城的主将。<strong>最新章节全文阅读www.Mianhuatang.cc</strong>
 
    不过随后他也问了曹真几句,主要就是关心他的伤势如何了,这个他之前确实是忘了问了,一直都是关心临湘战事来的。所以哪怕曹真和曹仁一起在后方观战,可曹仁确实没多和他说什么,这个时候才想起来问。
 
    “多谢将军关心,不过就小伤而已,早已无大碍!”曹真此时答道。
 
    曹仁一听,是点了点头,说道:“如此就好,如此最好啊!”他确实是器重曹真,因为自己主公也是这样儿,所以他当然是不能出事儿。而且谁让他曹子丹还算是曹氏族人呢,因此,自己不可能不多关心关注他一下的。
 
    之后曹仁发现鲁肃好像一直都没有开口,他也不知道对方都在想什么,因此也是问了一句,“不知子敬先生对我之前所说,有何补充没有?”
 
   
 
    鲁肃闻言一笑,心说我还能有什么话说?这如今该说的和不该说的,你曹子孝都给说了,我还能说什么?
 
    因此他是笑道:“曹将军已经说得很全面了,所以就不用我再多言!”
 
    曹仁一听,实在心里想着,你不说最好,要不然谁知道你鲁子敬有什么话蹦出来?他倒是不怕鲁肃说什么,主要是如今带着己方和江东军攻城的,是牛金,而牛金这个人,确实要是有其他人说他,他基本都不怎么服。你看自己如何说他,那都没有什么大问题。毕竟自己不光是他上级,让也是在自己手底下多少年了,这自己说他几句。都没事儿。
 
    可是要换成别人,换成是鲁肃的话,这个可就不一定会如何了。就算他看在自己的面儿上,牛金不会多说什么。可在他心里,肯定也会对鲁肃有意见的。这个曹仁心里清楚,所以他能不说什么,那么不说最好。要不然他真是觉得,要是鲁肃说出来让牛金不满的话。确实不好。
 
   
 
    那影响就多了,所以是不想让这样儿的事儿发生,因此曹仁自然是不希望鲁肃多说。<strong>最新章节全文阅读www.Mianhuatang.cc</strong>当然了,他也没多想,其实不说其他的,就看鲁肃其人的大局观,可比曹仁多了不少,所以就算他真有意见,会当着他们这些人的面儿去说什么吗?曹仁可以说确实是没多想什么,不过至少郭淮和张辽。他们确实是知道些东西。
 
    两人倒是不说很了解鲁肃,至少知道其人的大局观,这个没错。所以曹仁担心的事儿,基本上是不会发生的。
 
    所以曹仁此时一听鲁肃的话,他便是一笑,“既然先生也没有补充,那么咱们此次商讨,就到这儿吧!”这也算是曹仁撵人了,毕竟是在他的中军大帐,在兖州军的大营。不过曹仁当然不能明着把鲁肃和张辽往外赶。所以就只能是这么说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鲁肃和张辽都懂,所以两人微微一笑,然后就向曹仁四人告辞了。每次战事结束之后来曹仁的大帐,早已成为了鲁肃和张辽两人的习惯了。可以说这也是他们一直以来都默认的东西吧。显然多少还是以兖州军为主,要不然也不会是鲁肃和张辽来兖州军大营了。
 
    不过也确实,每次战事结束后,曹仁都有话要对众人说,多久不一定。有时候可能就要多说几句,可有时候也说不上几句。这鲁肃和张辽都知道。然后之后都说完了,就往外撵人了,直接让士卒送客,这就是他曹仁的性格。但是对此,鲁肃他们不过就是在心里一笑,说实话,这么些时日,他和张辽也算是了解曹仁的一些东西,也知道,其人就这样儿。
 
    他就是这么个人,所以还能说他什么。你说他可能不太讲礼,其实不是,他曹子孝就那样儿,不是那么特别在乎别人背后如何去议论他,去想他。如果他那么在乎的话,他也就不是曹仁曹子孝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曹仁这辈子都致力于带兵打仗,对他来说,最为重要的就是做好自己主公交给自己的任务,这才是重中之重。让自己带兵去攻城,自己就要去攻,还得做好,尽快把城池夺取到手。并且还得让己方尽量伤亡少一些,这样儿才好。
 
    那么让自己去和敌军作战,自己也是二话不说,直接带兵就去,还是,尽快解决对手,这是他曹仁所追求的。至于说其他的东西,对曹仁来说,只要是过得去,基本上就没有问题了。也不是说太较真,哪怕别人有什么意见,他确实也不是那么太过看重。
 
    牛金再一次带兵进攻,他是坚定自己的信念,必须要登上城头一次,之前实在是太丢脸。是丢自己的脸,丢自己将军的了,丢主公的脸,丢全军的脸啊。对他来说,这说出去的话,泼出去的水,自己要是两日真就登不上城头,那么自己不用将军撤换掉,直接暂时就不准备再带兵了,那是在是有负自己将军的厚望啊。
    如果要真是这样儿的话,这兖州军和江东军要在临湘战到什么时候,短时日,是甭想破城了,时日久了才行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弟兄们,挡住敌军进攻!”
 
    其实也不用黄忠大喊命令,但他还是比较享受这个过程的。城头的凉州军士卒在他的指挥下,确实是发挥出了应有的水平。哪怕下面的兖州军和江东军确实是比城头的凉州军要多,可这攻城战,也不是就看谁的人多,毕竟那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而已。要是就看谁人马多,那么攻城战就简单多了。可显然,实际情况,根本就不是这样儿的。
 
    牛金心里叫苦,心说这城头的凉州军太多了,而且这防守,可真是密不透风啊!这像铁通似的,让自己如何破得了?不是他没有信心,实在是看到黄忠和城头士卒如此坚守,是直接打击了他的自信心啊。如果不是这样儿的话,牛金不早登上城头了,可如今的情况呢,看样儿好像是遥遥无期。
 
   
 
    牛金心里不甘,这自己真有那么逊?当然他心里不会如此认为,可如今的事实却是表明,好像确实是这样儿的。
 
    黄忠再强,他还能有那个刘备帐下的霍峻守城厉害吗?所以牛金当然不会认为黄忠更厉害,可他也知道,是比自己强啊。可牛金依旧是不服输,不服,自己要是今日登不上城头,就只能是明日了,那是自己昨日所说的最后一日。
 
    虽然看着牛金已经被逼退两次了,可第三次他已经是马上就登上了云梯。虽说是敌人,但是黄忠心里却也不吝赞赏。他知道,哪怕这个牛金还不如之前那个曹真,可这顽强拼搏的劲儿,却也是感染了兖州军士卒。如果真要是按照他们这个状态进攻下去的话,三日内,他牛金能带着兖州军一部分人马上城头,这是黄忠的想法。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