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彩彩票-手机版

正他们都已经准备好了就像之前吴懿所说那样儿

 
    曹操此时对众人再次说道:“我军今日和明日都休整,后日进攻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哪怕是面对天下雄关,曹操依旧是没有什么惧怕,他对此信心还是有的。而在关上的三人,吴懿、黄权和彭羕他们,看到兖州军已经扎好大营,他们知道,这要检查自己这些人的时候到了。
 
    三人是马超亲自任命守御在函谷关的,尤其是彭羕,郭嘉在长安的时候他也在,不过郭嘉走了,却是没带着他去,马超就给他扔到函谷关了。其实他未必就不能从吴懿还有黄权他们身上学到什么——
 
    不过如今的情况,显然彭羕还是很满意的,虽说他没有跟着马超一起去荆州,但是如今在函谷关这儿,却是等来了兖州军,还是曹孟德亲自带领的兖州军,这结果不得不说是让他满意。本来彭羕以为,这不去荆州,就没有什么战事和他能扯上关系了,可如今在函谷关,显然是和自己脱不开关系了,这还能不让他高兴吗。
 
    至于说吴懿和黄权,他们在兖州军战雒阳的时候,就已经知道了。可他们也不得不承认,本来以为严颜就算守不住雒阳,可也能坚持不少时日吧,但是结果,可真出乎他们预料。而具体的情况,他们都知道一清二楚,不是探马的功劳,而是严颜亲口告诉他们的。
 
    严颜从雒阳去长安,路过函谷关的时候,是和吴懿他们说了雒阳的战事,语气中不免遗憾非常,可也是不甘心,不服气。但是即便如此,他却也不得不承认,终究还是人家兖州军技高一筹,这都是没错的——
 
    所以吴懿、黄权还有彭羕他们知道清清楚楚,不是探马的功劳,而是严颜这个当事人亲自说的。毕竟吴懿和黄权那都是他在益州的老朋友了,而且以前还同属益州军,如今更是益州一系的人,就算是彭羕,其实真算起来的话也是。
 
    因此,这话哪怕严颜觉得丢人,丢自己这张老脸,但是为了不让他们轻敌大意,他也是豁出去了,真是没有什么不能去说的。
 
    而吴懿他们知道了之后,显然也是不胜唏嘘啊,这那么一座雒阳城,就那么丢了?可你不相信倒是行,不过这却是真实存在的,雒阳不到两日,就失守了!
 
    之后严颜在函谷关还没待一日,他就自己独自上路了,去往长安。至于说带着的那些残兵,自然是让他留在了函谷关,所以如今的函谷关内,确实是有不少人马,超过一万了——
 
    因此,吴懿他们心里还真是挺有底,这雄关可不像那些城池,就算是天下坚城,也未必能比得上这么一座雄关。一座关隘,尤其是像函谷关这样儿的雄关,算起来比一座城池都要难以攻破,这是天下人公认的。
 
    其他的不说,就说当年战汜水关,十八路诸侯费了多大劲,最后才成功,如果不是他们联合到了一起,还真是不一定就能破了汜水关。毕竟汜水关同样儿是天下雄关之一,说起来绝对不会比函谷关差多少。但要是真说起来,还是函谷关更有名一些,这个倒是没错。
 
    吴懿此时对黄权和彭羕两人说道:“兖州军来得好,不怕他们来,就怕他们不来!”
 
    黄权闻言一笑,“看来是检验咱们的时候了!”
 
    彭羕则是笑而不语,一切尽在不言中了。(
 
 
第六五三章 兖州军攻函谷关
 
    不过和他们所想有出入的地方是,本来吴懿他们觉得,这应该是明日兖州军就来进攻了吧,但结果却并不是这样儿的。mianhuatang.cc [棉花糖小说网],
 
    第二日,他们倒是等着兖州军来攻关,可结果却是抛媚眼给瞎子看啊,这根本就没等来兖州军,人家一点儿动静都没有,就在大营待着,根本就不搭理你啊。等了近一个时辰,最后还是黄权说道:“不用等了,看来今日他曹孟德,是不准备进攻了!”
 
    吴懿一听,心说也是,从如今这个情况来看,好像还真是这样儿。如果说这个情况,自己是曹操的话,也会是如此想法。今日兖州军依旧休息,也许明日或者后日来战?所以他也是对黄权说道:“公衡之言甚是,看来今日,还真是,我军也能多休息一日了!”
 
    他当然也不希望兖州军就来玩命进攻,那不可能,有几个像霍峻那样儿的,说起来,终究是少数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嘱咐关上守卒几句之后,吴懿和黄权,便下了关。对两人来说,一点儿不惧兖州军什么,不说己方雄关有那么多人马守御,就说凉州军的将领,可也没有几个怕兖州军的,这确实不错。
 
    而回到了住处,彭羕看到两人下了关回来了,便对两人笑道:“看来今日曹孟德没有动兵啊,二位徒劳而返!”
 
    吴懿一听,也是一笑。“什么事儿你小子都知道!”
 
    彭羕年纪可没有他们大,可以说还很年轻。而且他和吴懿还有黄权关系还不错。毕竟在郭嘉身边也算是待了不短的时日,马超也经常和他闲聊。所以还真是,彭羕有不少进步,也有些改变,至少在凉州军中,不那么讨人厌。而且吴懿还有黄权他们看在郭嘉的面儿,基本没有大事儿,是绝对不会和他去计较什么的。所以,基本上彭羕就是有什么说什么了。
 
    说他是口无遮拦,其实也不对。但却也差不多少,至少在吴黄两人面前,差不多这样儿。
 
   
 
    彭羕是面露得意,然后说道:“那是,也不看看我是谁,就我这聪明才智,我要是他曹孟德,今日也不准备进攻了,咱们这儿可是函谷关啊!”
 
    彭羕那意思。咱们这儿是天下有名儿的雄关,就算是强如他曹孟德、兖州军又如何,最后还不得小心谨慎点儿吗。
 
    不过听了他的话后,黄权则说道:“不管他曹孟德何时攻关。我军都奉陪到底!”
 
    吴懿闻言点头,“公衡所言不错,奉陪到底!不怕他们来。就怕他们不来!”
 
    彭羕一听也笑了,“我看明日他们便会攻关了要是我的话,也会如此!”
 
    之后三人简单说了两句。明日不管兖州军来不来进攻,反正他们都已经准备好了。就像之前吴懿所说那样儿,真不怕他们来攻,可就怕他们不来。所以来了最好,正符合他们的意思,不来的话,这凉州军还能多休息会儿,反正好处更多的,肯定还是凉州军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真说起来,吴懿他们还巴不得曹操如此,但是他们也知道,这事儿也就这样儿了,不是明日就是后日,兖州军必来进攻!不过对此,他们其实也是有一丝期待,这个并不算太矛盾,很正常。
 
    果然,第三日,乐进带兵初战函谷关,说起来此次是对关内的吴懿他们的考验,其实这也算是对乐进的一个考验了。毕竟他可没有进攻函谷关的经验,所以这面对着如此天下雄关,他要是一点儿想法都没有,那是假的。
 
    但是乐进也知道,这哪怕前方是困难重重,可自己也得往前上。不说之前在雒阳,破城和自己没有太大关系。所以如今到了函谷关,自己怎么也得在自己主公面前好好表现一番才是啊。这不能让自己主公失望,而对于自己主公的想法,他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乐进也早已知道了函谷关的情况,三个人,吴懿、黄权还有一个彭羕,最后一个不足为虑,前面两人倒是要重视一些。毕竟是“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”,所以他也从己方那儿了解三人不少,知道他们都是马超比较器重的人。想想也是,如果马超不器重他们,显然他也不会让他们来守御这函谷关了。
 
    这函谷关是西进长安的要道,马超重视程度如何,看他派三个人在这儿,就不言而喻了。并且说起来能驻守在这儿,那可真是,绝对是他所器重的,而且本事也不差,要不然不一下就丢了?
 
    但是即便如此,乐进知道困难不错,没敢大意轻敌,不过也是有着无比战意,毕竟之前雒阳战事没立功,所以他确实是指望着这一次进攻函谷关来立功的。而且他确实是知道,就看自己主公的态度,对这个函谷关看重的程度,好像都要超过雒阳。
 
   
 
    可不是吗,曹操说起来,他是看重雒阳不假,不过对如今的他来说,雒阳早已到手。只要守御好就行了。不过函谷关,还在人家手里。己方还没有夺回来呢。
 
    结果乐进带兵攻关,不过直接就被逼退两次。这函谷关天下雄关,可比城池还要易守难攻,哪怕就是乐进,他本事不错,但是面对着如此雄关,让关上的吴懿、黄权他们带着凉州军士卒,很轻易就打退了两次。
 
    观战的荀攸对曹操说道:“主公,如今还是撤退为好,试探差不多了。”
 
    曹操一听。微微点头,不过他还是向程昱问道:“仲德以为如何?”
 
    “主公,公达所说不错,我军当收兵!”
 
    “好!鸣金!”
 
    “诺!”兖州军鸣金收兵了,乐进只能是无奈带着人马撤退。
 
   
 
    看到兖州军鸣金收兵,黄权是微微一笑,对吴懿说道:“撤的倒快!”
 
    吴懿闻言是哈哈大笑,“不过试探而已,明日大战在即啊!”
 
    黄权听了吴懿的话。他则是笑道:“‘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’而已!子远,明日咱们再并肩作战!”
 
    “好!求之不得!”
 
    对两人来说,兖州军是己方好几倍不假。但是函谷关也有一万多人,所以他们还是有底的。说永远守住雄关,两人都不敢说。但是拖个十日半月,吴懿也好。是黄权也罢,都认为不是没有可能。
 
    看到曹操带兵回营后。两人也下了关,回去休息了。他们就等着明日兖州军再来攻城,他们再和对方死战呢。
 
   
 
    兖州军从第一次进攻开始,是连续三日,都没能登上函谷关,乐进也不得不承认,这吴懿和黄权,确实是有两下子,而且关上士卒不少,这真是给自己增加了太多的压力。因此这连续三日的三次进攻,也没能有什么建树,这也确实是让他有些着急。乐进自然不会认为自己不如吴懿还有黄权两人,可他也清楚,
 
    马超既然能让他们两个在函谷关,那么当然就不是随随便便指派的,而且还有个没在关上的彭羕,虽说乐进不看重其人,毕竟这自己进攻,对方连面儿都没露。不过他也想了,想马超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就派一个人驻守在函谷关。因为如此雄关,因为其地理位置,决定了它的重要性。从古至今,占据司隶这块地方的,还没有不看重函谷关的。
 
    所以马超就更不用说了,那么他让吴懿他们三人守关,这显然就说明问题。说明他相信他们,是能抵挡得住其他人来进攻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同样儿作为对手,关上的吴懿和黄权,也确实是知道乐进的本事了,说起来绝对不比自己两人弱啊。这以前就听过不少,而如今这么一看,确实是名不虚传。但是这又如何,在己方雄关,和这么多士卒的面前,他兖州军和乐进,不还是不够看的?当然两人确实不是看轻那样儿,
 
    对他来说,这几日实在是让自己丢人,面对着函谷关,他也是不少无奈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在中军大帐中,曹操对众人说道:“各位,如今咱们攻关不利,这函谷关,确实是如我们想象一般啊!”
 
    这几日的战事,说起来还是在曹操的预料之中。毕竟他还算是比较了解函谷关,说是“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”,其实也差不多少。因此,己方如今受阻关下,其实曹操心里还是有数的。如果不是这样儿的话,那么马超也太不识人了,派三个没什么本事的去守关?显然那不可能,说起来,他马孟起比自己还有识人之明,所以能守在函谷关的,必是有本事的!
 
    曹操相信这个,所以对于乐进三日三次进攻,都没有占到什么便宜,他心里确实是有数。别说是他了,在曹操看来,就算是五六个乐进加一起,也不见得如今这两三次就能占到人家凉州军的什么便宜。不是凉州军太强,这也算是一个原因吧,毕竟他们战力确实挺强。但是这一个函谷关,实在是易守难攻,并且还有三个人在关内,两个人守关。
 
   
 
    曹操当然不认为马超是随便指派的三个人,所以他也知道,这三个人,基本上是能对付己方,至少能抵挡得住己方的进攻。而如今来看,还不就是这样儿吗。至少乐进是没有办法啊,难道真是要让己方所有人都出马才行?
 
    他还不认为至于这样儿,那不开玩笑吗。所以曹操对众人是简单说了几句,勉励了众人几句,这就算完了。他也不给众人增加什么压力,毕竟如今这样儿的情况,说起来曹操还是能接受的。
 
    如果要是一直这么下去,那么他肯定是接受不了,不过如今才三日,他这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呢。当然曹操是有信心,这己方能破函谷关,不过他确实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破关。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